原来如此

看过一篇文章说中国人因为没有恰当的距离感,所以造成了很多不愉快的关系,当时觉得用来解释发生自己身上的婆媳关系太恰当了,对于什么都想管的婆婆,我要求她有距离感,不要想试图了解并干预,从觉得力不从心,感觉有些东西在价值观人生观里,根本不是讲讲道理就能和谐的。

最近家人看电视剧《少帅》的时候,我不小心凑着看了两眼,张学良初次见到他大一开始就讨厌的余凤至,两人抬着杠,张学良问:你说这命是上帝给的呢还是父母给的呢?我忘了余凤至怎么回答的了,突然一下,我明白怎么回事了,原来所谓的距离感不过是结果而已,因为从本质上我们和父母的价值感都是本质不同的,他们大多数的人还是父母之命的理念根植者,这命既是命令又是生命,不可逆,一旦逾越,甚至有种否定自己的意味,而我这代人受的教育不同,科学是最基础的,生物学告诉我们受精卵的结合只是生理上的,精神来自哪里谁也没有告诉我们,物理学的尽头也是虚空无答案,如果说让我相信点儿什么,我真的也许会相信上帝。

所以矛盾之处很明显,我们只是终极答案里选择不同的两方罢了,因为没有答案,大家各自都抓住了自己最熟悉的答案而已,没有必要再执着在这里不能自拔,没有必要去改变谁,我也不虚言否定自己而改变自己,因为这只是选择的问题,不要说尊重彼此能解决问题,因为有一种价值观是做不到尊重另一方的。没有最好的解决方法,不需要去解决,也没法解决,最好的方法是你永远要知道那种控制是和不合理的,不要迷失自己。

16.02.03

婚姻的可怕之处在于你常常会不自觉的将自己置于他人的控制下,在意他的评价和互动,非常不理智的以此来评价自己的存在,衡量自己的价值,然后委曲求全,我觉得我不适合婚姻这种制度,无数次想要一个人过,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重要的事?

唯有孤独恒昌如新

这是豆瓣年度总结书单里的一本书,我好久不觉得孤独了,有点儿想它。

现在才知道孤独也是需要成本的,如果被日常塞满,我甚至来不及想这件事。

每天都好充实好充实,是那种无聊的充实,一点儿思想上的进步也没有,唯一让我进步的时候是和孩子一起读书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三观是有多么不正啊!我没时间孤独,我只想纠正,我害怕那些懦弱胆小物资无知从众没有自我人云亦云没有梦的勇气传给孩子。

我希望他也能在长大的路上时不时感到孤独。

我不知道我的人生会走向哪里

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变成现在这种状态,对生活如此焦虑,有时候想到了孩子的教育、我们自己的养老问题就会不停的想要定计划,然后又迫不及待的想要完成它,焦虑排山倒海的像我倾覆过来,加上工作家庭孩子本身体力上的累,我常常感到心慌气短。

我已经快三年没有好好慢悠悠的逛逛街了、没有为搭配一套衣服仔细研究、没有心无旁骛的看一本无足轻重的书、没有懒懒散散的睡上一个午觉、没有投入的欣赏一部电影然后情绪跟着后面的字幕一起不能抽离、没有认认真真照过镜子,我只是觉得好累。

我知道也许以前的轻松来自于对生活的不负责任,所有的重担都高高的被父母支起,我也没有现在这么努力想要保护的人,是轻盈真的不能和真实的生活共存?还是我误读了责任?或者是我太过敏感?还是真的需要顺其自然?

我没有必要分出两种人生态度的优劣,不同的情境自然有不同的选择,只是我常常想起那时的日子,觉得孤独渺小却轻盈,现在的我变成了母鸡一只,肥嘟嘟的翅膀飞不起来,它只想努力遮风挡雨,却老怨恨自己能力不足,自然真伟大,不需要改变一个人,只需要赐予他一些东西,他就不想飞了。

15.09.25

豆瓣真是上班必备网站啊,我又回来啦!

翻到《建筑学概论》当时的短评:我不能说遗憾是美丽的,因为到底它还是残缺的,所以美丽不在于残缺,而是透过残缺你才能认识到曾经可能的圆满–那些圆满时视而不见的圆满。

被惊吓到了,我当时还写过这么饶舌的话,我是不知不觉被某种食脑虫吃掉了脑子吗?现在的我简直就是另一个人,话都说不清楚的另一个人。

15.08.31

投入一场捍卫站有好久了,所有人都成了我的敌人,成为敌人的人成了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他们的喜怒哀乐是我最关心的事情,如何战胜它们是我最重要的人生任务,虽然本质上我从来都不知道需要战胜的是什么?战斗的主题和目的都已经忘记,只剩下细小的战术,全然不知它们为何服务。

还好,终于上班了,不知道是不是缘分,我如此适合这种螺丝钉式的工作,它最大程度的不要个性,也最大程度的成全了独处,我登上了两年来都没有好好上过的豆瓣,听了几年前标记的红心豆瓣FM,突然就不想纠结了,这两年需要爱的人太多,能量用尽,再次遇到那个只沉浸在世界的自己好开心,感动得都哭了。

你好,渺小的自己!

你好,伟大的自己!

再见,欲望的战场!

15.08.22

做妈妈这一年我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我自始至终是一个人,能够掌控的从来都只有自己而已,甚至有时候这可掌控的部分只限于精神方面的,因为身体那么微妙复杂,我根本不懂它,所以就更谈不上另一个人了,没错,他是来自于我,来自我的身体,血肉相连,我忘了我不是神,我不可能让他更好或更差,能够让这一切起变化的除了他自己就是命运,我顶多在他愿意的时候在风雨天和他共撑一把小小破伞,更多的时候只能看着他越走越远。

所以给他自由也给我自由,不是我承认失败,是什么呢?成败太肤浅,勇气从来都不是为了赢胜利,勇气就是勇气,是决定走下去,一点儿也不犯糊涂,紧紧抓住自己,别忘了自己。回首昨天自己的时候,有的是满满感动,不管多难多渺小,都不要怪昨天那个自己,她已经很努力了。

 

可怕的是,有时候你会觉得陌生人更可爱

比如那个在找工作路上满脸油渍一身臭汗时偶遇的正在努力进修的小弟弟;

比如那个看病时候还能跟你开上一句玩笑的严肃医生;

比如那个一起上过两次课没什么太多交际却请我吃饭给我介绍工作的姑娘;

比如那个因为孩子手机静音每次都没能接到电话的快递小伙;

比如那个孩子发烧生病丈夫不在身边我颈椎病发作痛得要命时还能在春雨医生问答里主动聊上几句他妻女的医生;

也许不了解才是最美。

我还是原来的我,时间却不一样了

大多数时候,别人的经验并不能使我们少走弯路或犯错误,该经历的即使是错的弯的一样要过一遍,所以很多时候我真想对那些给我提供经验的人说:闭嘴,因为无论怎样,经验这个东西其实只属于经历过的那个人而已,不能传授不能接替,但其实今天想到这想法太简单,因为往往经验传授过程中我们收益最多的部分并不是由于得到经验少犯了错误或是少走了弯路(其实犯错和多走路其实挺必须的),而是帮助看清这个人或者仅仅是抵抗孤独。

可控性

有个日本电影《小森林》,最近我看了,深深陶醉于那样的生活,好像大家也都蛮满意那样的状态的,豆瓣评价很好。

其实那生活也没多好,没有网络,没有书籍,没有电视,没有各种随时可以购买的吃的,没有家人,没有朋友,甚至连宠物都没有,我到底沉醉于那其中的什么呢?难道是种地,做饭和洗碗?不可能!这些都是表象,比起现在的生活,她那种种下就会有收获,收获了就能物尽其用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所有的东西都在自己可以掌控的范围内,不会去超市或者因为没钱买想买的或者因为想买的太多不知道买哪个,不会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即使买了也怀疑自己上当或者卖了后悔没有进更多的货,我们说到底就是选择太多而迷乱,欲望因为选择的多而更肆无忌惮的扩散,而所有的一切我觉得都是害怕孤独,欲望也是因为孤独而造出来朋友,但其实你看,真正的孤独并没有那么可怕,对吧,她一个人出出进进,也就不需要揣测他人的心思,诚实的面对不会说谎的自然了,自己也变通透了简单了,可是我能离开城市去乡下吗?暂时不可行,难道我就不能诚实面对我自己了吗?大自然依然在身边啊,只是我没有去诚实面对它,甚至连面对都没有,我都没有观察过楼顶的瓜藤是如何发芽的,它就已经开花结果枯萎了。我好忙的!忙着去和别人比较,忙着钻进人群里躲避,忙着假想物质充裕的未来会给孩子和我带来多大的光明,忙着麻痹自己以为所有的问题都是钱的问题。

好像该停下来想想了。